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旅途喜雨

人在旅途,總會遇上各種雨,有綿綿細雨、暴風驟雨、瀟瀟秋雨,也有寒涼浸骨的冬雨。不管在遼闊的天南地北,還是在四季輪轉的樂章里,雨總會帶給我不一樣的感受。經歷過風雨的旅途,更加令人難忘。

大自然最精彩的部分在風雨中才能覓得。在四川峨眉山,路旁的藏酋猴縱躍攀爬,在深山密林中出沒,當你還沉浸在與猴逗歡時,不期然,四周云霧從角角落落鉆出來,臉上有了濕潤冷意。攀至金頂,輕紗的雨飄灑下來,滿山煙雨在佛光普照下,演繹成七彩光環。此時,我倚靠欄石,與眾人一起迎接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享受這難得的雨景,身上的疲憊也一掃而光。

雨,備受歷代文人墨客眷顧。有了雨,便有了詩情畫意。我曾沿著古人足跡,品味詩詞的雨中意境。留宿在萬里長城西端起點的嘉峪關,遍地蒼翠掩映半城黃沙,午夜窗外下起滴答雨,我禁不住吟誦起“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”,爾后安然入睡。

剛剛夢中與擊劍殺敵的陸游相會,醒后又到紹興沈園尋訪唐婉,然而“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”,煙雨凄迷中,我有些黯然神傷,悄悄撐起油紙傘去水鄉巷子尋找那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姑娘。

我也曾在落花時節,雨中登高長沙的杜甫江閣,臨湘江隔橘子洲頭,遠眺層林盡染的岳麓山,體會秋風秋雨愁煞人。在江城武漢大學,櫻花瓣落滿地,依稀可辨昨夜雨疏風驟。

我也曾躲在海南萬隆熱帶植物園的芭蕉葉下,聽“穿林打葉聲”。而對著紅墻黃瓦的故宮,心中渴望來場及時雨,好尋找“滿地千年幽怨詞”??磥?,即使無法穿越時空,回不到唐詩宋詞中去,在旅途中感同身受也未嘗不可。

在途中遍嘗風雨,歸來才更加懂得人生意義。有一次跟船老大到青島外黃海打漁,幾度撒網收網,一無所獲。當沉沉一大網帶魚終被拉上船時,海上忽地下起大雨。漁民們一如既往地赤膊勞作,黝黑的膚色在銀鱗反襯下,淋雨后顯得更加健碩。此刻,我在不羈的雨中聽懂了那首《水手》。

“在雨中,我送過你?!蔽挠岩痪湔{侃,沖淡了分別的哀傷。本來游歷完兵馬俑后,我與他約好在古人送別的灞橋把酒臨風,體驗一回“送君灞陵亭,灞水流浩浩”。奈何暮色深深,雨水不斷,最終文友執意送我至西安咸陽國際機場。我感慨萬千,離別又是下次相聚的開始,正如這雨何嘗不是晴天的前奏呢?

回來后,我久久不能釋懷,在細雨霏霏中,漫步浙江天臺的南黃古道,靜聽余光中的《聽聽那冷雨》。我撐開傘擋住落下的片片楓葉,同時也擋了晚來秋。就這樣,這把傘潮潤了我的思想,嚴寒里竟涌上一些溫暖的感覺。

旅途有歸期,縱使迷路不妨看看風景。旅途風,人生雨,只要心中有傘,就會也無風雨也無晴。當你有空與時間一起煮雨,閑庭信步笑看花開花落時,必會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。

正如馬特·海洛說的,不論何時何地,嘗試著發現美好,一張臉,一行詩句,窗外的云朵……

我想還應該包括:一場雨。(范偉鋒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台州天天乐棋牌下载